1. 首页
  2. 资讯

拖裤子

曾春亮被抓的时候为何裤子被脱了?是为了搜查凶器吗?感谢头条,我是王小黑。曾春亮被抓的时候为何脱掉他的裤子,是为了搜查凶器吗?我认为是为了搜查凶器,更是为了他的逃跑。曾春亮所

曾春亮被抓的时候为何裤子被脱了?是为了搜查凶器吗?

感谢头条,我是王小黑。

曾春亮被抓的时候为何脱掉他的裤子,是为了搜查凶器吗?我认为是为了搜查凶器,更是为了他的逃跑。

曾春亮所犯罪行非常大,属于极度危险的罪犯,当警察抓到他的时候,首先要搜查他的裤子是否有凶器,因为考虑到他的凶残,谁也不知道他能做出什么样的举动,这样也是保护当时抓捕他的民警和周边的百姓,更是担心他对自己进行伤害。

当时民警我估计也没想到他会这样堂而皇之的骑摩托车闯卡,搜查重心应该都在山林中,所以当他出现在骑摩托车出现在警方视线中的时候,当时现场的警力应该不是特别多,也没有准备特别多的抓人的工具,所以说抓住他的时候,只是给他的上了手铐,没有带脚铐,所以说把他的裤子拖到脚踝的部位,大家都知道当裤子到了掉到脚踝的地方,行动就是非常不方便了,这相当于给曾春亮带了一个脚铐,完全控制住曾春亮,让他没有任何想挣脱的余地,想跑是跑不掉了,这个举动也是保护当地的人民的安全,警方知道此时的曾春亮虽然说很平静,但是他平静微笑的背后还会做出什么伤害人的举动谁也不敢预料,警方必须完全控制他,不给他任何机会,好让他安安全全的送到警车上。

曾春亮被抓到了,大快人心,他的凶残的罪行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,给受害者家属一个交代,给社会一份和谐和安心。

曾春亮倒是抓住了,一直不解的是为什么要脱人家的裤子呢?这个操作有什么玄机吗?

脱了裤子相当于拷上一副脚链。防止嫌疑人突然大力摆脱警方控制而逃跑。无论被裤子绊倒还是选择跳着逃跑,都难逃。

另一方面,因为该凶手比较狡猾,已经造成极大的社会危害。这时候务必要第一时间排除嫌疑人裤裆藏雷藏刀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伤。

打针裤子拖到那?

你这个问题挺有意思,打针要脱裤子,一般要把屁股蛋漏出来才行,因为是肌肉注射,又不能打到坐骨神经,一般选择屁股上肉比较多的地方进行。但是不必要脱到小推,你配合点,护士应该不会。

穿帆布鞋老是拖裤子怎么办?

几种方法:

1、稍微把裤脚改窄一点(可以拿几块钱出去裁缝店改一下)。这样裤子多长也没关系的,在腕上皱起一点点,很好看的。关键要把握宽窄度。

2、把裤头的地方在你穿上的时候卷一下(这个适合裤头比较柔软的裤子和裤裆深的裤子,而且衣服不能过于紧身,不能别人就看出你的腰那样卷起了裤子了)。

3、系皮带,把裤子提高一点(这个适合裤裆比较深的,浅的是提不上去的)4、穿高帮一点的帆布鞋,把裤脚长的部分塞一点进去鞋子里,这样也挺好看的。

古人穿的衣服都拖到地上了,难道不怕弄脏吗?是为了时尚吗?

现在我们的衣服都讲究简洁时尚,怎么舒服怎么穿,但是在一些重要的场合,仍然还能见到拖地长裙,比如很多宴会中的晚礼服,比如明星走红地毯,再比如结婚的时候,很多新娘会选择那种拖地婚纱,看起来高贵又美丽。不过这种衣服也只能在特殊场合穿一会,穿时间长了只会折腾它的主人,让人产生一种被绑架了的感觉,你只能抬头挺胸、姿态优美的扮演某个角色,但它又非常的不方便,一不小心就可能出丑,比如裙摆被什么钩住了,比如地上有积水或者脏东西等被裙摆扫了,还要当心自己把自己绊倒。可以说,穿这样的衣服愉悦了别人却让自己很难受。

而在电视剧或者是古代的一些雕塑、画作中,我们也能看到古代的裙子都是那种裙摆拖地的样子,尤其是越远的古代,似乎裙摆就越长,那么问题就来了,在农耕时代,男耕女织,如何穿着拖地的长裙来操劳呢?这里就要说到古代的服饰的一个重要特征,即它也是有等级的,什么等级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,包括衣料、颜色都有规章制度。

通常皇宫中的女子和贵族女子才有资格穿上拖地的长裙,这既是权力的象征也是财力的象征,要知道古代的那种裙子做起来是很繁琐的,普通的老百姓是买不起的,即便买得起也没法穿,毕竟普通妇女是要干活的,所以即便古代贵族女性的服饰多有变化,但是普通妇女的服装其实是没有什么大的改变的,就是上衣下裳,上面穿短衣,下面穿长裙,这个长裙的长度最多到脚踝。这样一来,不管是在家中操劳家务,还是到田里去干活,人都不会被衣服束缚住。

再说这个贵族妇女穿的拖地长裙,其实很现在的情况差不多,这个拖地的长裙并不是常服,它也是有场合要求的,比如出席一些重要的宴会、参加宫宴、参加祭祀活动、举行婚礼等,这个时候人们都要按照标准选择服饰,务求高贵大方,能配得上自己的身份。既然要穿这样的衣服,那么拖地后会不会弄脏呢?

首先一直保持绝对的干净是不可能,只能说保持基本的干净,因为本身这种衣服拖地的机会不多、时间也不会太长,就拿参加宴会来说,贵女们打扮好了,然后出门,上提前准备好的马车或者轿子,到了目的地下车去参加宴会,裙子与地面接触的时间大约只是在自己家中和别人家中,而不管是谁家,一般庭院都会收拾的很干净,毕竟奴仆都不是摆设,该干的活一样不落。

在贵女们行进的过程中,如果遇到脏的地方,也会有丫鬟帮忙提裙子等等,总之,不用担心裙子会在和大地接触的时间段内被弄得很脏。而那些祭祀穿的礼服能接触到的地面就更少了、也更干净。通常这个衣服在身上呆的时间不会很长,等完成一项任务就回家脱下来。即便弄脏了还有奴婢去清洗。

而在平时,贵女们穿的衣服也是上衣下裳,裙子到脚踝,也就是说,在平常的日子里,贵族女子们也不远穿的太繁琐,拘束着,连动一下都得思考会不会影响美观。

而我们通常看到的那些大唐仕女穿着拖地长裙的画,多是刻意为之,或者真的是参加宴会穿上了那样的拖地长裙,或者就是专门穿上用来画画的,就像如今,人们到摄像馆拍照,为了拍出好看的照片,会穿一些看起来好看但不实用的衣服。所以画作能看出一个朝代的风貌,但仅凭画作研究一个朝代的具体的事物,就跳过以偏概全了。

用脚趾头想都知道,一个普通妇女是不可能穿着拖地长裙在家里纺织喂猪、生火做饭的,更不可能拖着这么个裙子到田里去扛锄头。再比如民国时期的旗袍,它仿佛就是女性肚子里的蛔虫,能将一个女子的美展现得淋漓尽致,但普通老百姓会穿着旗袍在干活吗?很明显能穿旗袍的都是有一定身份的人,至少自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存在。

曾春亮被抓后,说等下再讲嘛,是不是被脱了裤子不好意思了?

曾春亮的意思是:这里这么多人,我好歹也是自己下来的,你们多少也得给我点面子,把我弄到没人的地方再问啊,所以说了一句:等一下嘛!

但是架不住人多,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把他冲走,所以他只能收起最后的那一丝丝骄傲,妥协回答:曾春亮嘛。

从曾春亮的表情来看,他带有一丝笑意,不存在不好意思,只是想给自己找点体面,男人嘛都要面子,可以理解。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光鲜亮丽的出现了,肯定是打扮了一番,剃了个发型,刮了个胡子,穿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骑着他那心爱的老摩托就出现了。

对于这种杀人犯来讲,肯定是没有面子给他了,当抓到他的那一刻,所有人的心都放了下来,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,最高兴的莫过于优秀的人民群众啦,看着架势,如果没人管估计都想上去弄他一脚。

经历过的最让你害羞的事是什么?

跟老公谈恋爱那会,那时还叫男友,一周来我这见一次,见面的晚上一般开个荤。平时都是男友买雨衣,但他那天下班晚,就叫我顺便买一下。

我们那片地儿没超市,也没计生小铁盒,只能0就;就去那种门前挂着块布的性用品店买。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去了。

去到跟前,发现是个男老板,在自顾自玩手机。

面对整屋子墙上画着的男男女女,我一下子懵了,愣是没找到雨衣在哪。不得已,我红着耳根,鼓起勇气问老板,你这今天没保险套了吗?

老板见惯不怪,头也没抬,说,有啊,要带点的还是不带点的?

这一问太专业了,我平时哪注意这个,都是我躺着,男友自己操作和清理,书到用时方恨少!我耳根更红,用蚊子都快听不到的声音说,一样来一个吧。

老板一愣,抬眼打量了一下我的样子,才明白了我不是那种职业。然后又恢复镇定,各拿了一个给我。

我付了款,带着我的红耳根飞快逃了,划出一道彩虹。

古代刑罚为何喜欢打屁股?

因为屁股就是人最柔软,但也最易感到痛觉的部位。

一方面脱去裤子,能最大程度羞辱囚犯,使囚犯感到尊严被侵犯,从而引以为戒,以后都不敢再犯。

另一方面屁股被打也最疼,而打人者的力道也更好掌控,如明朝时的“轻杖”与“重杖”,仅我所了解的,明朝时候受刑的犯人,通常会提前和行刑的衙役说好,多交些银子,为的只不过是能在被打的时候下手轻一些,谓之“虚杖”。

但如果是一穷二白,又犯了不小的罪行,那就可着劲来吧,不到皮开肉绽,是绝不会罢休的。

总而言之,杖刑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持续的时间最长,诸如腰斩或者是刖刑一类,由于太过残忍,都早早被废除,然而唯独杖刑被流传下来,自然有其背后的道理。

原因前面也说了,一是杖刑在受刑时必须脱裤,此举是为了增加罪犯的羞辱感,使其终生引以为戒,二来也是因为屁股作为人体脂肪最厚的部位,即使被打,遭受的损伤也最小,且能够迅速恢复,不耽误继续生产工作。

所以在我国历史上,杖刑一直作为“轻罚”而存在,但也不乏“受杖刑而死”的个例,不过这种个例一般都是忤逆皇权或者统治阶级对受刑者憎恨极深,才会使用这种活活把人打死的刑罚,一般而言的杖刑都是只打屁股,让人感受到疼痛,又不至于身死,从而达到刑罚警戒世人的目的。

打屁股有必要拖裤子吗?

答:一般的父母都是不拖裤子这样打,你的教导可新鲜。《我问你一下你以前被您父亲打的屁股时要拖裤子吗,和你开玩笑》我记得被我的父亲打时那有拖裤子。莫怪莫怪。

李尖尖拖小哥裤子是哪集?

李尖尖扒小哥裤子出现在第20集的回忆里。

小哥在院子里站着,李尖尖恶作剧从后面扒掉他的裤子,正在吃饭的凌霄赶紧捂住李尖尖的眼睛,贺子秋问李尖尖到底是不是个女孩。真是一波回忆杀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